Rev5

重磅!深圳大学张丹丹团队采用rTMS探索脑与社会疼痛情绪调节关系

在日常生活中,负面的社会经历,包括功能失调的家庭互动和创伤性或应激性人际事件,都被认为是精神疾病(如创伤后应激障碍、社交焦虑、抑郁和自闭症谱系障碍)发展的主要风险因素。现阶段,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上述精神疾病都与社会疼痛的不适应调节有关。因此,这意味着,提高一个人对负面社会事件的情绪调节能力对于缓解疾病症状和从精神疾病中恢复非常有益。


近日,深圳大学心理学院张丹丹教授团队在神经科学领域著名期刊《The Journal of Neuro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文章”The VLPFC vs. the DLPFC in down-regulating social pain using reappraisal and distraction strategies”,该文章主要是采用经颅磁刺激(TMS)技术来探究背外侧前额叶(DLPFC)和腹外侧前额叶(VLPFC)与社会疼痛情绪调节之间的因果关系,为临床干预提供神经靶点。


微信图片_20220526092515


研究方法

该研究共招募了90名受试者,并分为3组:VLPFC激活组、DLPFC激活组和顶点激活(假刺激)组。TMS实验采用深圳英智科技有限公司提供的M-100 Ultimate脉冲磁场刺激仪。


微信图片_20220526093032


TMS模拟的电场在成人大脑模型中的图像如下图所示。


微信图片_20220526093247


研究采用3(调节类型:无调节、重新评价、分心)×3(TMS组:VLPFC激活组、DLPFC激活组和假刺激组)的实验设计。调节类型为受试者内因素,TMS组为受试者间因素。任务分为三个模块,对应于三种调节类型。共有90张社会排斥图片,图片被随机分配到三个模块,每个模块总共包含30张图片。


实验从注视开始(持续2s),然后图像呈现8s,在此期间,受试者被要求要么被动地观看(在无调节模块期间),要么通过重新评价来下调他们的负面情绪(在重新评价模块期间),或者使用分散注意力的策略(在分心模块期间)。然后,他们被要求通过点击鼠标左键,以9分制量表(分数越高,表明负面程度越高)来报告他们所经历的负面情绪的水平。具体如下图A所示。


实验具体流程如下图B所示。参与者在实验期间进行了三次8分钟的TMS干预,每次TMS干预在每个模块之前进行。在完成观看和情绪调节任务后,受试者放松30分钟和60分钟,然后用9分制量表对90幅图片进行评级。


微信图片_20220526093254


研究结果

从调节类型来看,与被动观察(无调节)相比,重新评价和分心模块的负性情绪较少。从TMS刺激组来看,与假TMS组相比,VLPFC组和DLPFC组受试者的负性情绪较少。


在三个TMS组中,重新评价和分心两个情绪调节模块在所有组中表现出不同的负面情绪模式。(1)VLPFC激活组的受试者在重新评价中的负面情绪的减少程度略高于分心组。(2)DLPFC激活组的受试者在分心模块期间的负面情绪的减少程度略高于重新评价模块。(3)假刺激组的重新评价和分心模块之间没有观察到显著差异。


微信图片_20220526093259


三个TMS组的受试者在重新评价和分心模块中的LPP振幅均低于无调节模块,但两个情绪调节模块的LPP振幅在所有三组中都表现出不同的模式。(1)VLPFC激活组的受试者在重新评价中的LPP振幅比在分心模块中的波幅小。(2)DLPFC激活组的受试者在分心模块中的LPP振幅小于重新评价模块。(3)假刺激组的重新评价和分心模块之间没有观察到显著差异(见下图A、B)。VLPFC组的重新评价模块以及DLPFC组的分心模块中LPP振幅和负面情绪评分均具有显著性相关(见下图C)。


微信图片_20220526093303


研究结论

VLPFC和DLPFC在人们对社会疼痛的显性情绪调节中都起着因果作用,并且这两个区域在重新评价和分心策略方面表现出相对的功能特异性。此外,TMS效应可至少持续一小时。这些发现为VLPFC和/或DLPFC的精确定位铺平了道路,以提高临床人群的社会功能和情绪调节能力。


首页   /   新闻资讯   /   学术分享   /   重磅!深圳大学张丹丹团队采用rTMS探索脑与社会疼痛情绪调节关系

英智科技